阎尔梅
阎尔梅(1603—1679)明末诗文家,字用卿,号古古,因生而耳长大,白过于面,又号 白耷山人、蹈东和尚,汉族,江苏沛县人。明崇祯三年举人,为 复社巨子。甲申、乙酉间,为 史可法画策,史不能用。乃散财结客,奔走国事。清初剃发号蹈东和尚。诗有奇气,声调沉雄。有 《白耷山人集》。 阎尔梅因耳长又称白耷山人。原籍沛县,后流寓本县小乔集。出身书香门第。祖父泉,生员,勤学博闻,不苟取舍。父景文,沉默好学,动辄以礼,常以经学教授乡里。尔梅天资颖悟,博闻强记,自幼随父攻诗学文。崇祯九年(1636)中举人,主考官称其文“旷逸跌宕,有吞吐山河之概”。后参加以张天如为首的文人组织复社,时与陈贞慧、吴应箕、陈子龙、吴伟业、侯方域等名流想唱和,借以抨击时政和抒发忧国忧民的情怀。 阎卒于清康元年(1662)。一生作诗甚多,尤长于七律,善熔历史典故于诗中。其诗多感怀时事,抒发胸怀,且格调雄健苍凉,粗犷豪放,表现了高尚的民族气节和爱国主义精神。有《阎古古全集》传于世。

履历

 

阎尔梅清军入关后,他到南方参加弘光政权,曾做过史可法的幕僚。曾极力劝说史可法进军山东、河北等地,以图恢复。明亡后,他继续坚持抗清活动,手刃爱妾,平毁先人坟墓后,散尽万贯家财,用以结交豪杰之士,立志复明。他曾两次被清军抓获,意志不屈,寻机逃脱后流亡各地。十多年间,游历了楚、秦、晋、蜀等九省。晚年时,眼见复明无望,才回到了故乡。阎尔梅在明季时曾参加复社,是其中的重要人物,在当时颇有盛名,人们把他同“二张”(张溥、张采)相比,而他的诗文则与同乡的万寿祺风格相近,被当时的人并称为“阎万”。

 

人物生平

 

阎尔梅作为一个反清复明的不屈士子,他的后半生一直漂泊于大江南北和中原腹地,为抗清斗争流尽了最后一滴血,直到康熙十八年,他含恨而终时,亦不忘记告诫家人绝不能用满族的圆顶墓为之掩棺,而要以汉人明朝的方顶墓埋葬自己。作为大明帝国的“最后一位遗民”,阎尔梅的曲折人生经历绝对是一部小说题材,如果拍成电视连续剧,亦绝对是精彩绝伦的。且不说阎尔梅前半生的人生,就其21岁游学江南,结交夏允彝等仁人志士的举止,便可见出他的士子风骨来。崇祯三年(1630年)26岁的阎尔梅举京兆试第二十四名。杨廷枢“特许其旷逸跌宕、有唾吐四海之气”。

 

个人才华

阎尔梅在明季时曾参加复社,是其中的重要人物,在当时颇有盛名,与张溥陈子龙齐名。人们把他同“二张”(张溥、张采)相比,而他的诗文则与同乡的万寿祺风格相近,被当时的人并称为“阎万”。

 

他的古诗学习李白,诗才若海,茫无涯诶;律绝二体则格律严谨,声调雄浑。由于他历经乱世,遭际坎坷,家破国亡,因此他的诗多是感怀时世,充满了深厚的民族感情,风格苍凉刚健,在当时颇有文名。

 

诗歌欣赏

《君子行》(阎尔梅)

 

美玉先自爱,

 

逐为众所珍。

 

即使终在璞,

 

不闻耻玉贫。

 

梁肉虽丰好,

 

岂敢饷凤麟。

 

嗟嗟桐江瘦,

 

天子不得臣。

 

拾金污生平,

 

乐羊愧归人。

 

《侠士行》(阎尔梅)

 

丈夫感意气,

 

不在赠黄金。

 

颜色稍轻薄,

 

千金犹痛心。

 

豪华非所难,

 

所难独知己。

 

不为五侯生,

 

甘为布衣死。